十大比丘弟子

寬恕的提婆菩薩

十大比丘弟子

世尊在靈鷲山上為群眾開演妙法,以手拈花,迦葉尊者破顏微笑,佛法就此傳承下來。直到西天第十四祖龍樹菩薩,有位弟子不僅博學多聞,並且能言善道、具大辯才,常以其智慧破諸外道的邪說,並以其慈悲願力攝化這些人,使其心悅誠服、披剃座下。這位以浩瀚的智慧與無礙的辯才,名聞四海的聖者,就是西天第十五祖提婆菩薩。
提婆菩薩時代,由於南印度國王心懷貢高,信奉邪教,提婆菩薩心想:「樹不從根砍伐,枝條很難傾倒;一國君主不化,大道豈能流布。」所以提婆菩薩一直待機要度化國王。有一回大臣為國王招募侍衛,提婆菩薩就藉此因緣當侍衛,不但做事認真謹慎,又將整個侍衛隊帶領得很有紀律,還不領報酬。國王知道後,即召見了提婆菩薩,提婆菩薩便對國王說:「我是深明事理的人,善於言論;希望能於國王面前求試驗。」國王馬上答應,並為提婆菩薩設壇,與當時頗具威望的八方婆羅門召開公開的辯論大會。
提婆菩薩信心十足地提出三個論點:「一切聖中,佛最殊勝;若於諸法,佛法無比;救世福田,眾僧第一。」並說:「在八方辯士裡,若有人能夠駁倒我的見解,表示我的立論、見解不通達,如此愚昧之頭並非我所珍惜,願意砍掉項上人頭用以謝罪。」於是,八方辯士也同樣允諾,若辯輸了,願意砍頭謝罪。提婆菩薩說:「我所修習的,是慈悲、仁愛萬物的佛法。所以,如果辯輸的人,當剃髮為我弟子,不須砍頭謝罪。」雙方依此規定,便展開了辯論。
然而,竟無一人能夠駁倒提婆的見解,智慧淺薄的婆羅門,只要提婆菩薩說一句話,就應對困難,無法答辯;智慧優越的婆羅門,辯到第二日便辭窮理喪,於是許多的婆羅門,因此剃髮成為提婆菩薩的座下弟子。
這時,有一位外道的弟子,固執頑強無有智慧,眼見自己的師父被提婆降服,甚至出家求道,雖然外形跟隨大眾出家,然而心中非常地憤恨,時時都在等待機會雪恥。於是暗中藏著一把利刃,內心發下毒誓:「今天他以雄辯使大家屈服,但我要以利刃使他屈服。」於是趁著提婆一人獨自在林間經行的時候,伺機以尖刀刺中了尊者的腹部。只見提婆菩薩的臟腑外露,血流如注,在劇烈的痛楚中,僅留一絲氣息、悲愍地說:「在我住的地方有我的衣和缽,你趕緊拿著它往山路逃命去吧!在我座下有尚未成道的弟子,若你被他們發現,一定會有危險。你現今仍迷惑愛惜情重,所以往後要好好地防護自己的意念。快走吧!」外道依照提婆菩薩慈悲的叮囑,安全地逃往深山。
而弟子們發現提婆菩薩的情形,紛紛放聲哭泣,有的甚至在驚怒之餘,分頭要去搜捕兇手,以便報仇。這時提婆菩薩反而訓誡弟子:「諸法原本是空性,沒有一個所謂的我存在。既無害人之人,也無人被害。你們現在是被外相所蒙蔽,因愚癡而生妄見,種不善之業。其實,這是我的業報,所以你們不用去尋求報復,也不必憤怒或悲傷。」話說完後,提婆菩薩方才安然示寂。

佛陀的弟子,有在家與出家之分,在家的弟子,千千萬萬,其數之多,很難用數目去統計,就是出家的弟子,光是證得阿羅漢果的常隨眾的比丘就有一千二百五十五人之多,其他分散在各地的以及後來出家證果的尚不算在內,在這些弟子中,更有最特出的所謂十大比丘弟子。

十大弟子,各有專長,他們所修學的道行,各有各的成就,被人公認的是:

舍利弗──智慧第一 目犍連──神通第一

富樓那──說法第一 須菩提──解空第一

迦旃延──論議第一 大迦葉──頭陀第一

阿那律──天眼第一 優波離──持戒第一

阿難陀──多聞第一 羅侯羅──密行第一

澳门威斯尼人官方网站,這十位尊者,幫助佛陀教法的宣揚,都有不可磨滅的功勞,直到今日,他們和佛陀同樣的令我們後人景仰!

現在簡單的把他們的事跡敘述如下:

智慧第一舍利弗

舍利弗是佛陀的首座弟子,佛陀最信任的就是他,當羅侯羅年幼的時候,佛陀曾叫羅侯羅拜他為師,跟他受沙彌戒;祇園精舍建立時,奉佛陀的慈命前去督促工程的也是舍利弗。在北方的舍衛城,佛陀的法駕尚未到達,他就能先把外道懾伏,著令他們等候皈依佛陀。

說起舍利弗的智慧,據傳當他母親懷妊的時候,忽然就變得智慧過人,在當時婆羅門教中最負盛名的雄辯家就是舍利弗的母舅拘絺羅,在辯論時他都辯不過舍利弗的母親。舍利弗在沒有出世以前,他的母舅和母親就覺察到他將來一定不是一個尋常的人物。

後來長爪梵志皈依佛陀,就是因為他知道他的外甥,如果不是遇到大覺完人,他不會拜他為師,就因為他能信任舍利弗這一點,所以他才勇敢的捨去迷妄,皈投到佛陀的座下。

舍利弗的智慧雖然超群,但他對於佛陀,卻是百依百順,從來沒有對佛陀的教示,生過反感。

有一次舍利弗帶領沙彌的羅侯羅從外面托缽乞食回來,佛陀見到羅侯羅的面色很不好看,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不平之氣,佛陀叫他到身旁,問他有什麼事感到不能滿足。

少年的羅侯羅,低著頭含羞的告訴佛陀說道:

『佛陀!上座和中座比丘,到外面托缽乞食,信眾們都布施上等的美味,我們初進道的沙彌,信眾們在米飯中總用胡麻渣和野菜滲合起來布施給我們。人的身體,對於飲食是不分年齡和戒行,都有同樣的需要。我們的長老們在他們的受用之外,卻不顧我們,讓信眾對於供養生起分別的心。佛陀!吃了胡麻油,和酥酪,身體健康,才能增長力氣,才能安心修行;但我們每日只吃些胡麻渣和野菜,營養不足,老感覺身體困倦,如何能精進修行?』

佛陀聽羅侯羅這麼一說,當即制止他,用教訓的口氣說道:

『這樣的事情並不要你說,如果想到我們在修行時,能夠受到信眾一麻一麥的供養,已經算是過份了。』

雖然佛陀是這樣教示羅侯羅,但佛陀知道信眾們對沙門是這樣分別的供養,心中很不歡喜。

佛陀叫羅侯羅走後,又再把舍利弗請來,佛陀和顏悅色的對舍利弗說道:

『舍利弗!你今天受了不淨食,你知道嗎?』

舍利弗一聽大驚,趕快把當日所受的飲食從肚中吐出來。他對佛陀稟告道:

『佛陀!自從我皈依佛陀以來,我就依著佛陀的乞食法而去行化,我不敢不依佛陀的乞食法而另外行乞。』

佛陀向舍利弗講說六和敬的僧團,長老應如何愛護關懷年少的比丘或沙彌,舍利弗一點不平之氣都沒有,他對佛陀的教法只有感恩的接受。

佛陀以後更加信任嘉許舍利弗。

除佛陀外,舍利弗在僧團中是最受尊敬的人。

舍利弗漸漸的年老,有一次在祇園精舍結夏安居以後,為著宣揚佛法,他請求佛陀准許他出外雲遊旅行,佛陀當即很歡喜的允許,並褒獎舍利弗樂於利人的心。但當舍利弗走出祇園精舍不久,一個比丘走到佛陀的座前說道:

『佛陀!舍利弗不是為弘法才去旅行的。他是因為侮辱我,對我感到慚愧,才出外去旅行。』

佛陀最不喜歡人在背後毀謗他人,所以一聽之下,即刻著人去把舍利弗追回,並招呼阿難,把大眾一起集合在講堂中,大家不知為甚麼要集合,舍利弗也不知為甚麼佛陀又叫他回來,大家心中都感到不可思議。

澳门威斯尼人,佛陀見到舍利弗歸來時,很嚴肅的在大眾前問舍利弗道:

『舍利弗!你去後不久,有一個比丘來說你侮辱他以後才出外旅行的,是真有這樣的事嗎?』

舍利弗溫和而恭敬的答道:

『佛陀!我從生下來到今天已將近八十歲的年齡,在我的記憶裏,沒有殺害過生命,沒有妄說過語言,除去為真理宣揚,從沒有為私人利害得失和他人論短較長,今天是安居最後的日子,三個月來,我日日懺悔,我的心像碧波一樣的澄清,在這個時候,我那裏會輕視他人?

『佛陀!大地上的泥土是最能忍辱的,無論甚麼不淨的東西加之於他,他都不會拒絕,糞便、膿血、痰唾,他都甘受如飴;我今日的心,可以向佛陀表白,好像大地似的願意忍辱而不願違逆人意。

『佛陀!清清的水流,不管好的東西,或是壞的東西,都是一樣的把他洗淨,我沒有憎愛之念,我的心今日好像水流一樣。

『佛陀!掃帚是用來掃除塵埃,當掃除的時候,是不會選擇好惡,我今日的心,實在沒有生起好惡的分別。

『佛陀!受您的教示,住於正念的我,絕對不會輕視其他的比丘,我對佛陀這麼說,我是知道我自己的事,那個比丘也知道他自己的事,如果是我的過失,我願向那位比丘懺悔,以便消除我良心上的譴責。』

將近八十歲的舍利弗,對佛陀不亢不卑的作這樣如實的稟告,聽話的大眾,沒有一個不被感動。

佛陀對那位毀謗舍利弗的比丘說道:

『你毀謗長老的過失,現在不能不懺悔,你沒有為僧團的和合設想,你有心要使僧團生起紛爭,你假使不誠實的悔過,你的頭腦將會分裂!』

毀謗舍利弗的比丘,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,對佛陀懇求道:

『佛陀!請求慈悲憐愍我,給我懺悔新生的機會!』

佛陀莊嚴的說道:

『你去向舍利弗懺悔!』

那個比丘俯伏低頭的跪在舍利弗的面前,舍利弗用手撫摸著那個比丘的頭,慈祥的說道:

『比丘!懺悔在佛陀的教法中,其效是非常之大,人能悔過,能夠改往修來,實是很大的善事,我接受你的懺悔,你以後再也不要犯罪!』

舍利弗的態度,舍利弗的話語,聽的人都大為感動。

有一次佛陀帶領弟子出外遊行佈教回到舍衛城時,被大眾譏為六群比丘的弟子們,已先佛陀和大眾到達祇園精舍而佔有比較好的坐臥處,並且還對人說:

『這是我們師父的,這是我們應有的地方。』

舍利弗在佛陀回來以後,也趕到祇園精舍,見他過去的坐臥處都給六群比丘佔去了,舍利弗沒有辦法,就在樹下靜坐了一夜,佛陀早晨起來,聽到樹下有咳嗽的聲音,佛陀問道:

『誰在那裡?怎麼不在室內靜坐?』

年老的舍利弗回答道:

『佛陀!是我舍利弗。因為昨天跟隨佛陀回來的人很多,精舍都被住滿,我在樹下住一宿沒有關係。』

佛陀聽後,就此因緣,對比丘們說法道:

『諸比丘!我問你們,在我的教團中,要甚麼樣的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座,上等的水,上等的飲食呢?』

比丘們有的說要由剎帝利或婆羅門出家的才可以,有的說要持律修行者才可以,有的說要佈教說法者才可以,最後,佛陀莊嚴的對諸比丘說道:

『諸比丘!往昔在雪山中有鷓鴣、猿猴、大象同在一起,他們雖是朋友,但不互相尊敬,後來覺察這樣不對,才對年齡最長的恭敬,依他的教誡,這樣,他們身壞命終時,都轉生善處。諸比丘!你們要崇敬法臘的年老者,在現世受人稱讚,後世也才能生在善處。諸比丘!我的教法中,沒有階級的高低,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臘戒長的長老,你們要奉事禮拜,供養,長老們是應受第一的床座,第一的水,第一的飲食。』

佛陀的法語,舍利弗聽了很感激,諸比丘聽了也很感動!

舍利弗的老友目犍連,有一次在佈教的途中被裸形外道暗害,舍利弗得知這個消息,心中很傷感。

澳门威斯尼人平台登录,佛陀知道目犍連被裸形外道暗害,心中也很難過,佛陀從巴連弗城渡過恆河,到毘舍離城附近竹芳村的樹林,告訴大眾說,三月後自己要進入涅槃,大家一聽,像天崩地裂一聲,都感到宇宙眩轉起來,其悲哀的程度,比父母死亡猶有過之。

佛陀在這三月中,到祇園精舍、竹林精舍、重閣講堂、瞿師多精舍、鹿母講堂等地巡迴一次,佛陀想在涅槃以前,希望相逢的人和他相逢一下,希望要講的話講一下,就在這時候,舍利弗想先要涅槃。有一日,他在禪定中想:「過去的諸佛,他上首的弟子,都是在佛陀以前進入涅槃,現在佛陀涅槃的日期漸漸到了,我是應該先佛陀而進入涅槃比較好。」

舍利弗心下這麼想,他即刻走到佛陀的座前,跪下來說道:

『佛陀!我現在想進入涅槃,請佛陀允許!』

佛陀注視舍利弗,好久,才說道:

『舍利弗!你為甚麼要這麼快就進入涅槃?』

舍利弗禁不住傷感的樣子回答道:

『佛陀!我聽說在最近的不久,您就要進入涅槃,我是不忍心見佛陀涅槃的,而且,我常常聽佛陀這麼說,過去的諸佛,他上首的弟子,必先於佛陀之前涅槃,我想,現在正是我進入涅槃的時候,我懇求佛陀允許!』

佛陀又再問道:

『舍利弗!你知道你要涅槃的時候,但你要在甚麼地方涅槃呢?』

『我的故鄉迦羅臂拏迦村,我百歲的母親還健在,我想見到母親,在生養我的房中進入涅槃。』

『我不禁止你,舍利弗!你可以照你的想法去做。不過,你是我弟子中無比的弟子,你走的時候跟大家最後說些教示吧!』

佛陀命令阿難,集合比丘大眾送舍利弗,而且舍利弗也要向大眾說告別的言辭,大家都很快的集合而來。舍利弗先對佛陀說道:

『佛陀!我從過去生中,就希望能值遇佛陀住世的時代,我終於滿足我的願望,我沒有比遇到佛陀再歡喜的事。幾十年來,承受佛陀的慈悲教導,使愚癡的我得開慧眼,獲證聖果,天下的言詞,也道不盡我內心的歡喜和感激。現在,我去世的時候近了,我馬上就要捨棄世間上的束縛,可以進入自由自在的境界。我像負了很遠的重荷,現在就要放下來的人,解脫五體的束縛,不受諸有的苦惱。這是我和佛陀最後的告別,佛陀!請接受我的頂禮!』

舍利弗合掌頂禮,空氣非常靜默,嚴肅。

佛陀點點頭,舍利弗靜靜的站起來向外退出,直等到看不到佛陀的時候,才轉身而去。

諸比丘都捧著香華送舍利弗,這是寂靜、莊嚴的行列,流著眼淚的人也不少。

舍利弗走了一程,對大家說道:

『請大家在此止步,不要再送了,只要均頭沙彌跟我來就好。各位請回,自己修行要緊,希望努力精進脫離憂苦的境界。佛陀出現在這個世間上,實在是很稀有的,好像優曇缽羅花的開放,要幾千萬萬年才能遇到一次。人生是難得的,正確純潔的信心更難養成,我們能夠出家,能夠聽聞佛陀的正法,更是百千萬億身中稀有的事。希望大家更進一步來精進,諸行無常,更戰勝這個苦,到達無我涅槃的境地,那才是我們永遠的歸宿,那才是一個寂靜安樂的世界。』

舍利弗說法的時候,大家想到這是舍利弗最後生離死別的遺言,想壓制著悲哀也不能夠,眼淚總是涔涔的流下,都異口同聲的問舍利弗道:

『你是佛陀的首座弟子,是我們比丘中的長老,以後要你領導我們從事佛化工作的事情還多,你為甚麼要這麼早就進入涅槃呢?』

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,仍然很安靜的說道:

『大家不要傷心,這個世間是無常的,大家不都是常聽佛陀這樣說嗎?須彌山有崩壞的時候,大海有乾涸的一日,如同芥子那麼微細的關於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,這是當然的,這就是世間的實相。我仍然要叮囑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,脫離苦海走向極樂清涼的世界最要緊。從事佛陀教法救世的工作,世世代代,只要眾生想滅苦求樂,為了他自己,他就會來延續佛陀的慧命。』

舍利弗的話,很令大家感動,大家知道這次和舍利弗分別,以後就永遠不能相逢,他雖然吩咐大家回去,但大家總是跟在他的身後。舍利弗並不喜歡他們有這樣依戀不捨的態度,又再斷然拒絕他們的送別,大家無法,只得目送長老舍利弗背影,仍然不想回去。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,眼淚滔滔的就流個不停,他們雖然是已經覺悟,但人情還是不會變的。

舍利弗走後,佛陀在室內坐禪,更加發揮精神力,默默的和世間挑戰,室內充滿著靜寂淒清的氣氛。

舍利弗離開佛陀和僧團以後,起伏在心裏的思潮,不禁感慨萬千,但並不紊亂,更是增加心內的澄明,他此刻像站在雪山的峰頂,全宇宙都浮現在他的心中。

舍利弗一步一步的向前走,均頭默默的一步一步的在後面跟隨。

舍利弗到達故鄉的村莊,已將近日落黃昏的時候,他遇到他的外甥優婆離婆多,舍利弗問他道:

『祖母在家嗎?你去告訴他說我回來了,請他把生養我的房間打掃潔淨,我休息一下就來。』

『好的!』優婆離婆多見到舅父的歸來,非常歡喜,他即刻就先去祖母的住處將舅父回來的消息告知。

舍利弗回來做甚麼,他的外甥是不知道的。

舍利弗的母親聽到很久沒有回來的兒子回來,非常高興,舍利弗雖然是將近八十歲,但在他已有百歲的母親心中,仍然是把他看成小孩子。

把生養舍利弗的房間打掃清淨,他的母親覺得很奇怪,但母子的相逢使她歡喜興奮得不再考慮個中的緣故。

舍利弗回到家了,和家人一一的問好,全家都異常歡喜,他的外甥替他洗足,送他進入淨室,舍利弗入淨室後,才把回來涅槃的消息告訴大家。

他的母親和家人大驚,均頭則不慌不忙的照顧。

『這是沒有關係的,你們放心。』舍利弗說,他再加重語氣認真的說道:『母親!我的心很落實也很安穩,我今生逢到我的老師救世主佛陀,接受他的教導而依著實踐的我,已經從生死的迷海中得救,我已經從煩惱囚籠中解脫,沒有什麼可恐懼的事。我所以歸來,就是為了進入涅槃。我是佛陀上座的弟子,我應該先佛陀而進入涅槃,請你們安心,人間誰沒有死?像我從苦中解脫出來進入涅槃實在是最幸福的事!』

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語轉誦一些給母親聽,他的母親很懂得他的意思,向舍利弗道:

『你講得很對,不迷進入涅槃,沒有生死之患實在是無上的幸福。那就請你安靜一回吧!』

舍利弗的母親雖然這麼說,但她退歸自己的房中,內心禁不住一陣悲哀,眼淚也流下來!

舍利弗對沙彌均頭道:

『你到那邊房中去,我一個人在這裏就好。』

舍利弗回來涅槃的消息傳遍村莊的時候,已是半夜三更,但居住在左近皈依過佛陀的人都聚集而來,他們要拜見舍利弗向他問好,並要聽他的說法。

均頭引大家坐在一個地方等候,告訴他們等尊者休息一會再見。

更深夜靜,舍利弗的淨室中沒有一點聲音。

東方發出晨曦,黎明漸漸的到來,舍利弗喊均頭的名字,問道:

『有甚麼人來了嗎?』

『是的,聽到尊者要入涅槃而來求見的人。』均頭在回答。

『那麼,你去把他們請來。』

『好的,他們很喜歡見到尊者。』

均頭對大家說,尊者願和大家相見。

大家以為不能見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,聽到這個消息極為興奮。大家靜靜的,放低聲音,不敢咳嗽,集合到舍利弗生養的室中來,這是神聖的相逢,舍利弗對大家說道:

『你們來得很好,我也想和你們見一面。四十多年來,我接受佛陀的教示,到各地弘法,在這之間,萬一我有罪過,希望大家最後給我寬恕。我在老師救世主佛陀的身邊四十餘年,我對恩師從來沒有生過一念的不快,或是一念的不滿,我是越來越感激佛陀。我在這個世間上,對有如大海那麼深廣的恩師的教示,還有深深不解的地方,今天想起來對救世主的恩師實在無限的抱歉。不過,以我被人稱譽的那一點智慧,我是了解到佛陀的慈悲,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,努力精進,我也獲得正覺。我沒有我執,我今日向你們告別,我要進入寂靜的涅槃境界,我願跟隨佛陀之後,永遠不生不死的長住在宇宙之間。』

大家聽到舍利弗的說法,看他那安靜的樣子,想到這就是將要去世的人嗎?真叫人不解!

大家很恭敬佩服,又很感傷,均頭請大家禮拜出室,舍利弗安住禪定,右脅而臥,遂入涅槃。

舍利弗的百齡老母很悲傷,但又感到這樣美的去世進入涅槃是很幸福,她對於自己的將來之死,也自信能歡喜迎接它的來臨。

舍利弗涅槃後的七日,把他的遺骸荼毘,均頭沙彌捧著他的遺骨回到竹林精舍,把一切經過先告訴阿難,阿難流著眼淚帶著均頭詳細的報告佛陀,佛陀默默的聽著。

佛陀知道阿難起初看到目犍連被裸形外道暗害,現在又看到舍利弗涅槃,心中一定萬分的傷感,佛陀就問道:

『阿難!你悲哀掛念什麼呢?難道舍利弗涅槃不可貴嗎?難道他接受我的教法,把我的真理帶走沒有留下來嗎?』

阿難恭敬合掌回答道:

『不是!佛陀!我不是這樣的悲哀掛念。尊者舍利弗,奉持戒儀,智慧很高,善於說法,勇於佈教,他永遠是那麼熱忱的為教工作,這不但是我們知道,連異教徒都在讚歎的。想到現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,為了正法的流佈,為了千萬年後的教團,受他早於涅槃的影響,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悲哀掛念,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掛念。』

佛陀知道這個事實,但佛陀靜靜的說道:

『關於這個你不要掛念,舍利弗雖然不在,法是不會失的。無常本來是世間的實相,生滅是自然的道理。大樹要砍倒以前,先要砍掉大的樹枝;寶山在崩壞以前,先要崩倒大岩,目犍連和舍利弗在諸比丘之內先入涅槃,這也是法的自然順序。佛陀不久也要順著法性進入涅槃,你們不要失望;佛陀的教法是不會與人去的,佛陀千千萬萬年永久活在信的人的心中,佛陀會永久照顧他。你們要皈依法,皈依我所說的真理,不要皈依其他。進入涅槃,去極樂世界,是第一重要的工夫!』

佛陀說了以後,集合諸比丘,從均頭沙彌的手中,接過舍利弗的靈骨,對大家說道:

『諸比丘!這個靈骨,在數日前,就是為眾生說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。他的智慧廣大無邊,除佛陀以外無人可比,他證悟法性,少欲知足,勇猛精進,常修禪定,為教為人,沒有我執,不喜相諍,遠避惡人,降伏外道,宣揚正法,他已獲證解脫,無諸苦惱。

『諸比丘!你們看,這就是佛陀親弟子的遺身!』

佛陀講說時,大家不知不覺的對舍利弗的靈骨都五體投地的恭敬頂禮。

神通第一目犍連

目犍連尊者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的神通第一!

當初他和舍利弗尊者同是婆羅門的種姓,聽聞佛陀的因緣法而帶領一百弟子和舍利弗同時皈依佛陀。

目犍連尊者在佛陀的座下,是最激進的弟子,凡是推動佛法遇到阻力的時候,他是最反對妥協忍讓的人,他有神通,和外道鬥法是百戰百勝。

但是,神通不是根本之法,佛陀常常呵斥自恃神通的弟子,因為神通對於了生脫死毫無關係。

目犍連尊者不聽佛陀的指示,迦毘羅城被圍困時,他以神通往救釋迦族,結果他才知道神通敵不過業果。最後他為了佈教殉難,神通不能救他,這正是他現身說法,給後人的警誡。

目犍連的神通,耳朵聽聲音,不分遠近都能聽到;眼睛看東西,不分內外都能看到;甚至人心中的念頭,他也能知道。

關於能看到人的心,目犍連和蓮華色女有過一段故事:

有一次目犍連經過一座園林,有一個中年的美人蓮華色女,帶著媚態走近目犍連,也向目犍連點頭招呼道:

『目犍連尊者!有時間嗎?我可以和你談談嗎?』

目犍連注意一看蓮華色女,不但看到她的面容,而且看到她的心。原來蓮華色女是一個賣笑的女人,她有著一段傳奇的經歷,現在受外道的搧動,想以她的美色來誘惑目犍連,破壞目犍連的戒行。

蓮華色女雖然是半老的徐娘,但她的美色卻是世間稀少的,假若是別的男人,在她的魅力之下,一定會動心,可是在目犍連之前,她卻找錯了對象。

蓮華色女的心地不完全是黑暗罪惡的,不過,她不知道她有善美的良心,因為她過去有不幸的遭遇,所以助長她玩弄世間的性情。

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,看清蓮華色女心中的企圖,因此就站下來說道:

『可憐的女人!你的遭遇已經是那麼的不幸,你怎麼還不知道自己的苦惱?你現在打扮得這麼麼妖媚,自以為你很美麗,可是我看你的身體不但是醜陋的、是污穢的,而且我更知道你的心中有著非法的企圖!

『你的身體,骨與骨的相連,筋與筋的交錯,全身像彎曲的蛇一樣。赤的血、黑的血,流動在你的體內。在你的皮膚當中,汗液、淚水、糞便,從九孔中不時的排洩出來。你不知道人的身體不淨,裝飾著外表自以為得意,迷於虛妄的美麗,好比老象沈溺於污泥,越陷越深。』

蓮華色女用驚奇的眼光看目犍連,她不覺懺悔似的流淚說道:

『尊者!你說的話很對,我裝飾著污穢的身體來迷惑人,實際上我自己也討厭自己的身體,不過,我是一個沒有辦法的人,無論怎樣我已經不能得到救濟,我將來會給恐怖的因果所纏。』

目犍連又安慰她道:

『你不要自暴自棄,不管過去如何,只要懺悔前愆,是沒有不可救的。衣服污穢時用水洗,身體骯髒時也可以水洗,心裏不淨時,可以用佛法洗。再污濁的百川,只要流到大海裏去,大海水總會洗清百川流入的那些水,我的老師,大聖佛陀的教示,能夠洗淨污穢的人心,使每一個人都能夠悟道得救!』

蓮華色女很歡喜,又像不信似的說道:

『佛陀的教示真是這麼慈悲偉大嗎?尊者!你還沒有知道我的過去,我說出來你一定避面不願聽,我的過去實在是太不幸太罪惡了。』

『你說出來聽聽也好。』

蓮華色女就很羞慚的敘說她的過去道:

『尊者!我的名字叫蓮華色女,是德叉尸羅城中長者的姑娘,在我二八年華的時候,父母為我招贅了夫婿。不久,父親不幸去世,失去丈夫的寡母,就同我的丈夫私通,我知道時,真是肝腸寸斷。我那時已和我的丈夫生養一個女孩,一氣之下,我就捨棄女孩出走。脫離家庭後,我在人海中飄泊了幾年,我又改嫁一個丈夫,過了幾年幸福的日子。有一次,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經商,他從德叉尸羅城回來時,瞞著我以數千的黃金購買一個小妾,他起初守著秘密,不給我知道,把那個姑娘藏在他朋友的家中,後來我知道時,哭鬧著要看看那姑娘長得什麼樣的人,為什麼她要奪去我丈夫的愛情?可是,尊者!我不看則已,一看差點使我悶絕倒地,原來那個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養的女兒。

『尊者!當我知道這樣的事實後,叫我如何不悲傷呢?我想到我的罪惡怎麼是這樣的深重?當初,我的母親既爭去了我的丈夫,現在,我的女兒又和我合爭一個丈夫,我還有什麼面目見人呢?從此我又離家出走了。我討厭世間,我討厭人類,我做了賣笑的淫女,我要玩弄世間,玩弄人類,我就是這樣打發著我罪惡的生活。

『尊者!只要有錢,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不用我說,尊者已經知道我為什麼來此要向你的戒行挑戰,現在我該如何向尊者懺悔才好?』

目犍連聽蓮華色女敘述她的身世以後,他並沒有輕視她的心,反而他看到蓮華色女的心此刻很真、很善、很美。他用憐愍同情的語言對她說道:

『蓮華色女!我聽完你所講的關於你的身世,雖然是一段可恨的因緣,但能依著佛陀的教示而行,這樣的因緣是有結束的時候,遙闊的大海,無邊的大地,是能藏納污穢的。只要你能懺悔過去,精進佛道,過去的一切沒有問題,此刻你獲得佛陀救濟的機緣已到,你跟我去見佛陀吧!』

蓮華色女很歡喜,她以這樣的因緣做了佛陀的弟子。

後來,在佛陀女眾弟子的僧團中,蓮華色女成為模範的比丘尼;比丘中是目犍連神通第一,比丘尼中就蓮華色女神通第一!

改過自新,是離苦得樂的不二法門。在大聖佛陀的教法中,那怕他過去是有十惡五逆大罪的人,只要他精進修道,回心懺悔,總是可以得救的。

目犍連不但是神通第一,大孝大慈更是聞名,他曾入地獄救母,七月十五日盂蘭盆會相傳至今。他曾勸弟布施,以神通力帶弟往六欲天中,令其知道布施功德不會唐捐。他曾代佛陀講說七佛通偈,七佛通偈就是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」他和舍利弗好像是佛陀的左右手,佛陀特別信賴的就是舍利弗和他。

目犍連和舍利弗獻身推動佛陀的法輪,貢獻最大,佛陀的教法能於很短的時期遍及全印,他倆實有不可磨滅的功勞。光榮歸於佛陀,他們從未為自身的利益著想。

佛陀教法的隆盛,信仰的人當然歡喜,但不喜歡佛陀教法隆盛的不但是提婆達多,還有更多的異教徒。尤其自從阿闍世王皈依佛陀以後,他對其他的異教很是排斥,這更增加異教徒憎恨佛法的興隆。

異教徒是不敢來壓迫佛陀,他們現在不但畏懼佛陀的威德,而且也畏懼國王的勢力。最後他們想到先除去佛陀的兩臂,那就是舍利弗與目犍連。

目犍連在弘法的途中,經過到伊私闍梨山,他在山中靜坐時,給當時的裸形外道見到,他們就集合很多的人從山上投下石頭,石頭如雨般的下來,目犍連無常的肉身被打成肉醬,但裸形外道兩三天中不敢走近目犍連亡身的地方,他們懼怕目犍連的神通力。可是目犍連為了傳播佛法的種子,為了給後世做個為法犧牲的榜樣,他的色身真的是與世長辭了。

比丘們不久知道目犍連殉教的消息,有的垂頭喪氣,有的要為目犍連向異教徒報仇,有的就請問佛陀道:

『佛陀!目犍連尊者是那麼了不起的人,他過去在跋伽國佈教時,惡魔以神通進入他的腹中,他能安靜的告誡惡魔說,佛陀的弟子,除非業力現前,惡魔是不能害的,惡魔懼怕他的神力就又出來。現在這麼一位有神通的尊者,真的是業報現前嗎?他的後果怎麼這樣的不幸呢?』

佛陀體證到宇宙的真理,他沒有像比丘們那麼激動,佛陀安靜的告訴大眾說:

『對啦!肉體是無常的,業報是要了結的。只有目犍連尊者,亡身的時候不迷而進入涅槃。生死的問題,在覺悟者之前是不成問題。有生就有死,死是不必驚慌懼怕,要緊的是對於死時有無把握?目犍連為著宣揚如來的教法,他的犧牲真是無限之美!』

知道目犍連被害的阿闍世王大怒,下令搜捕殺害目犍連的兇手,很多裸形外道,在阿闍世王的激怒之下,都被投進火坑!

說法第一富樓那

富樓那尊者在佛陀十大比丘弟子中是說法第一!

佛陀的弟子中有著美妙的言辭,深厚的信心和威儀的態度,到處幫助佛陀宣化,受人熱烈歡迎的比丘,其數實在很多,而富樓那能在大眾中被大家推舉為說法第一,這說明富樓那尊者說法不但有美妙的言辭,深厚的信心和威儀的態度,而且他更有佈教家的精神。

有一次,富樓那尊者在聽完佛陀的一座經後,等大家散去,就很恭敬的跪在佛陀座前,向佛陀頂禮後說道:

『佛陀!我們做弟子的人,能有佛陀做我們的老師,奉行正法,真感到機緣的難遇,和無上的榮幸。我想,我和大家皈依佛陀,不是為了生活上的衣食問題,也不是為了把佛陀的教團當做我們避難的樂園,我們是為了救自己永久的慧命,宣揚佛陀的正法於人間,利益一切眾生,才是我們的職志。我現在請求佛陀慈悲,允許我到輸盧那國去佈教!』

佛陀聽富樓那說後,很歡喜他的請求,但偉大佈教家的佛陀,知道佈教的艱難,就照實告訴他道:

『富樓那!教化眾生,利己利人、宣揚正法,我很嘉許你的志願。但是我又不能不告訴你,佈教不一定要到輸盧那國去,你最好另外選擇一個教區,明天就啟程,我們歡送你!』

富樓那不明白佛陀的意思,懷疑的望望慈祥的佛陀,說道:

『佛陀!弟子不明白佛陀的意思,凡是有眾生可度的地方,不是都可以去佈教嗎?現在弟子發願到佛化尚未普及的輸盧那國去佈教,佛陀為甚麼要叫我另換其他的教區呢?』

佛陀解釋道:

『富樓那!我告訴你,輸盧那國是一個偏僻的小國,因為交通的不便,那裏的文化還沒有發達,民性非常暴戾,打罵成為風習,外國去的人,很容易在那裏喪身失命,你現在要去那樣的地方佈教,難道是不怕危險嗎?』

富樓那給佛陀的話一說,反而微笑著,堅決有力的表明他的志願道:

『佛陀!您老人家慈悲愛護我們弟子,我們難以用言語來表達感激。我為了感謝佛陀的恩惠,我更歡喜願意把我區區的一切奉獻給佛陀,奉獻給正法和一切眾生。我正是因為輸盧那國是一個邊地的野蠻國家,沒有人發心前去教化他們,所以我才覺得非要到那邊去傳教不可。到那邊去,我知道有一切危險隨時會加之於我,但為了正法的宣揚,區區我的個人安危,實在不值得去顧慮。請佛陀慈悲允許,讓佛陀之光庇護我,准我前去開闢人間的淨土吧!』

佛陀面容放射出慈祥之光,感動並高興富樓那為法忘軀的精神,但佛陀仍想試試富樓那有多大的毅力,所以又很親切的問道:

『富樓那!你說得一點不錯,做佛陀的弟子,佈教和修行是第一!不過,我要問你,你到輸盧那國去佈教,假若他們不肯接受你的教導,破口大罵你,你的感覺如何呢?』

富樓那沒有考慮的回答道:

『佛陀!他們罵我,我覺得他們很好,因為他們畢竟還不完全是野蠻的人,光是罵我,還沒有動用棍棒打我!』

『假若他們用拳頭、瓦石、棍棒打你呢?』佛陀又再慈悲的試問著。

『我仍然覺得他們很好,』富樓那回答:『因為他們只是用拳頭、瓦石、棍棒打我,還沒有忍心用刀杖刺傷我。』

『假若他們用刀杖把你刺傷呢?』

『我還是覺得他們很好,因為他們還有人性,並沒有殘酷的把我打死。』

『假若他們把你打死呢?』佛陀又再進一步追問。

『這我就要更感激他們,他們殺害我虛幻的色身,幫助我進入涅槃,幫助我以身命報答佛陀的恩惠,這對我雖無大妨礙,遺憾的就是這對他們並沒有好處。』

佛陀大喜,稱讚道:

『富樓那!你不愧是佛陀的真弟子,修道、佈教、學忍辱,你的心境都能平安。做佛陀的弟子,從事弘法利生的事業,的確要有你這樣的精神,佈教師應具十德:

一、善知法義德 二、能為宣說德

三、處眾無畏德 四、辯才無礙德

五、方便巧說德 六、隨法行法德

七、具足威儀德 八、勇猛精進德

九、身心無倦德 十、成就威力德

『富樓那!幫助佛陀宣揚真理,佈教師的精神與肉體的素質同時重要,在精神方面,先要對三寶確立不動搖的信仰,再以慈悲、沈著、才智、健康為助;在肉體方面,先要有健康的身體,再以品行、風度、聲音、辯才為助,你都已具備了這些條件,你可以到輸盧那國去佈教,我很放心也很歡喜你去!』

富樓那聽完佛陀的開示,受到佛陀很大的鼓勵,他很感動,加強了他對佈教不退轉的決心,他頂禮佛陀以後,在比丘們歡呼送別聲中向輸盧那國而去。

不久,富樓那在輸盧那國收有五百弟子,建有五百伽藍,他在僧團中說法第一的美譽就這樣傳開出去了。

富樓那尊者不是只求自利的人,他精進佛道,勇猛修行,有一次佛陀特別告訴他成就菩薩的四種法門,佛陀道:

『富樓那!修學佛道的比丘,先要成就菩薩四法,才能於正法中得不退轉,是那四法呢?

『第一、聽到未曾聽過的法門,思量義理,不可即刻批評。

『第二、希求多聞,深生欲心;於空閒處,深生樂心;求斷瞋恚,修集慈觀;為斷貪欲,修不淨觀;為斷愚癡,修因緣觀。

『第三、要善知五陰、十二入、十八界、十二因緣,即能成就無依止智,對於一切法不念不分別,才能為眾生宣說大法。

『第四、要廣行布施,嚴持戒行,勇於忍辱,精進菩提。

『富樓那!你能成就此菩薩四法,當能常為諸佛稱讚!』

富樓那尊者是佛陀座下的名佈教家,因此很得佛陀的歡心,常受到佛陀的讚美!

解空第一須菩提

佛陀的比丘弟子中,解空第一的是須菩提尊者。據說當須菩提出生的時候,他的家中就有空生的徵兆,佛陀在般若會上,發揮究竟的空理,對它能徹底解悟的,也首推須菩提。

有一天,佛陀忽然不在僧團中,所有的人到處尋找,都不知道佛陀的去處。大家非常驚訝,阿那律以天眼觀察,告訴大家說佛陀到忉利天去為母說法,大概要三個月的時間,佛陀才會回來,大家見不到佛陀,都非常的思念,每個弟子們都有一日三秋之感。

三個月過去,佛陀重降臨人間,佛陀還未到達僧團時,知道的人都爭先恐後的出去迎接,此刻須菩提正在靈鷲山的崛中縫衣,他知道佛陀下降人間,當即放下衣服想趕快去迎接,正在這時候,他忽然又再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,心中想道:「我現在去奉迎佛陀的聖駕,是為了什麼呢?佛陀的法身,不是在眼耳鼻舌身意上可見,我現在去迎接佛陀,把佛陀的法身當做地水火風四大種的和合,這是沒有認識諸法的空性,不認識諸法的空性,就見不到佛陀的法身。因為佛陀的法身,諸法的空性,是沒有造作主,也沒有所造作。如果要想見佛陀,則一定先要了解五蘊四大總是無常的,明白所有的一切東西是空寂的,知道森羅萬象的諸法是無我的。沒有我,也沒有人;沒有作,也沒有所作。一切法是空寂的,法性是無處不遍的,佛陀的法身是無處不在的,我皈依奉行佛陀的教法,我想不應該被事相所迷。」

須菩提因有這樣認識,他就不去迎接佛陀,坐下來又再縫衣服。

佛陀的歸來,在比丘尼中神通第一的蓮花色比丘尼第一個搶先迎接佛陀,她對佛陀說道:

『佛陀!弟子蓮花色首先前來迎接佛陀的聖駕。』

佛陀微笑著回答道:

『蓮花色!我的回來,迎接我的不能算你是第一人,須菩提尊者觀察諸法的空性,才是真正迎接見到我的人,見法的人才能第一個見到佛陀,第一個迎接佛陀。』

蓮花色比丘尼聽佛陀這麼一說,才知道在佛陀的教法中,對宇宙人生真理的體會,自己很慚愧,還不及須菩提尊者。

有一次佛陀在般若會上,對須菩提說道:

『須菩提!你很有辯才,深能體會真空的道理,你可以向在場聚會中的菩薩們,解說般若波羅蜜相應之法,滿足他們的所學,是很好的事。』

佛陀這麼說時,在座的會眾心中都在猜想道:「須菩提尊者是以自己的智慧辯才來宣說如是甚深之法呢?還是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來宣說呢?」

須菩提知道會眾中的心意,他就說道:

『佛陀的慈命是不能違的,弟子們來說教,不論甚麼深淺的教法,如果要能說得契理契機,這皆是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。承受佛陀的威神之力說教,勸人修學,才能獲證到法的本性,才能和法的實相相應,才能和佛陀的心意相通。我以佛陀的威神之力,現在來宣說修學菩薩道的般若波羅蜜多的相應之理,這不是以我的智慧辯才之力所能勝任。』

須菩提說後,頂禮佛陀,對佛陀稟告道:

『佛陀!我受佛陀的敕命,來說明菩薩與般若波羅蜜多的相應之法,但是甚麼法才名為菩薩呢?甚麼法才名為般若波羅蜜多呢?我不見有法名為菩薩,也不見有法名為般若波羅蜜。即使這兩個法的名稱我也沒有去分別。我以這樣的認識來表達菩薩說般若波羅蜜的相應之法,佛陀!我能夠滿足菩薩們的所學嗎?』

佛陀很歡喜的回答道:

『須菩提!菩薩只有名為菩薩,般若波羅蜜只有名為般若波羅蜜,所謂菩薩與般若波羅蜜的名稱,亦只有名稱而已。這個本是不生不滅,不過為了便於宣說才假為立名,這個假名,不是在內,不是在外,也不是在內外之間,本來就是不可得。譬如講「我」,亦唯有假名,「我」的本體本來就是不生不滅的。有為的諸法,是如夢、如響、如影、如幻、如陽炙、如水中月的。可是,須菩提!菩薩要證得不生不滅,仍然要修學菩薩法與般若波羅蜜法的假名與假法。

『須菩提!菩薩修學般若波羅蜜,色受想行識的常與無常,樂與苦,我與無我,空與不空,有相與無相,有為與無為,垢與淨,生與滅,善與惡,有漏與無漏,世間與出世間,輪迴與涅槃,都是不可執著和分別的,其他一切諸法都是這樣。

『須菩提!為甚麼要這樣呢?因為菩薩修般若波羅蜜多時,不應對諸法起分別之想,應住於空,住於無分別。菩薩修六波羅蜜等其他諸行,也是不見菩薩的名;不見般若波羅蜜,也不見般若波羅蜜的名。菩薩只有求一切智,知道一切是諸法的實相,而這個實相才是不垢不淨的。

『假若菩薩能照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,知道名相是權巧而假為安立,則對色受想行識和其他一切諸法,都不生起執著,對智慧不生執著,對神通也不起執著,對甚麼都不生起執著,為甚麼要對一切法都不執著呢?因為有執著就是不可得。

『須菩提!照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時,對一切法都不起執著時,才能增加完成六波羅蜜的修行,才能進入修行者的正位,才能住於不退的地位,具足神通,暢遊佛國,化益眾生,供養諸佛,莊嚴清淨佛土,自己安住自在解脫的境界。

『須菩提!你有這樣想嗎?色,是菩薩嗎?受想行識是菩薩嗎?眼耳鼻舌身意是菩薩嗎?地水火風空識是菩薩嗎?遠離色受想行識、眼耳鼻舌身意、地水火風空識的人是菩薩嗎?』

須菩提回答道:

『佛陀!這以上都不名為菩薩。』

佛陀明知故問而說道:

『須菩提!你說這以上都不名為菩薩,這是甚麼緣故呢?你可對諸修習菩薩法者說明。』

『佛陀!本來所謂眾生者,是不可知不可得的,不論什麼菩薩也是如此,色受想行識是不可得,說有這個法,說沒有這個法,遠離這個法性都不名為菩薩。』

佛陀聽須菩提的回答,很高興的稱讚道:

『對啦!須菩提!所謂菩薩,所謂般若波羅蜜,皆是不可得,菩薩雖要修習,但本無修習。須菩提!我再問你,色受想行識等的諸法是菩薩義嗎?』

『佛陀!色受想行識等都不是菩薩義!』須菩提深有了解的回答。

佛陀又再很歡喜的嘉許須菩提道:

『須菩提!你說得太對啦!菩薩修習般若波羅蜜時,色受想行識等的諸法或常或無常,或有為或無為等,皆是不可得,菩薩應以海闊天空的心情去修習般若波羅蜜。

『須菩提!你說你不見到菩薩與菩薩名的法,法與法界,法界與眼界,眼界與意界,這些相對的諸法並不是對立的。是甚麼原因呢?離開有為而說無為這是不能夠的,離開無為而說有為也不能成立的。須菩提!菩薩這樣修習般若波羅蜜,不見甚麼法,就能無諸恐怖;把心不停於法,就沒有後悔的事。須菩提!菩薩的心的作用,也是不可得和不可知。因此,這個心,不停於任何一物,也才沒有後悔的事。須菩提!如你所說,菩薩應如此修學般若波羅蜜。菩薩修習般若波羅蜜,不得般若波羅蜜,也不得菩薩的名,這才真名菩薩,真名般若波羅蜜,這是為菩薩所說之教。』

須菩提對性空的真理有深刻的了解和認識,他解空第一的盛名就這樣在僧團中受著大眾的尊敬。

論議第一迦旃延

迦旃延尊者在佛陀的比丘弟子中是論議第一!

真理不辯不明,迦旃延尊者能用很巧妙的方法,很簡短的言辭,把問難的人說得心悅誠服。

有一次,迦旃延走在街上托缽行化的時候,迎面走來一婆羅門的修道者,他向迦旃延招呼以後就問道:

『迦旃延尊者!今天巧遇到你真是難得的機緣,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你,希望你以客觀的態度破除我的疑惑!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