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聚缘散缘如水

缘聚缘散缘如水

  原标题: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看你

            黄昏,想念家乡的女孩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认识了一个叫娜的女孩。
那是我在广州上军校的第四年,在一家颇有影响的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短文,收到了寄自全国各地的上百封读者来信。

  到了,终于到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娜是呼和浩特某艺校钢琴系的学生,也是众多来信女孩中的一个。她在信中说,自己是个爱做梦的女孩,从小就特别崇拜军人,相信弹琴的她和扛枪的我会成为好朋友。

  车还没停稳,3岁的莫书颖就跳下车,一头扑进北部战区陆军某旅清河口边防连排长莫文龙的怀里。军嫂林敏茹也紧跟着下车,她麻利地打开行李箱,掏出从家里带来的橘子、桂圆分给连队的战士们。

图片 1

于是我们开始了书信往来,彼此把学习、生活中的欢乐和失意,写成心灵的感受寄给对方,又从对方那里得到鼓励和安慰。

  天上飘着雪花,中蒙边境上的这个边防连队驻地的温度降到零下18摄氏度,但莫文龙的心里暖洋洋的,他一手抱着女儿、一手拉着妻子往家属房走,脸上全是笑容。

       
黄昏,夕阳诱人的辉光,常勾起凯那片如潮的思绪——此时,北国那所幽静的小院,那个坐在轮椅上爱捧书静读的叫钰的女孩,可好?

半年之后,我们已不满足于鸿雁传书了,期盼着能够见面。一天傍晚,学员队的通信员叫我到队部接长途。电话是娜从远隔3000多公里外的呼和浩特打来的。她告诉我,为了付打这个电话的费用,她节衣缩食、省吃俭用地过了两个月,又在邮局整整等候了一天,好不容易才挂通了。只想听听我的声音,感受一下我的真实存在。还希望我能去看看她,即使见面后非常失望,她也会一生珍惜相逢相见时那瞬间的辉煌。我真的好感动,答应她毕业后第一件事情,就是去呼和浩特看她。

  这天是1月15日,清河口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,清河口边防连迎来了今年第一位来队家属。

       
那年,凯18岁,刚穿上军装不久,驻地的营房与家属院毗邻。怀着好奇,黄昏时的凯总爱有事没事的骑车沿营区转转。每次到家属院时,总能看到楼后那个有葡萄架的小院,一个女孩在静静的看书,凯也总爱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铃声,惹得女孩仰起那张清秀的脸庞,亮着一双宁静的眸子。凯心中便有了一股说不出的惬意,觉得再喧嚣的世界在这双眼睛面前也会骤然寂静无声。

那年夏天,我从军校毕业,分到驻胶东某部工作。顾不上去单位报到,就从广州径直北上,去了那个陌生而又神往的北方古城。

  这次相聚来之不易。4天前,林敏茹带着女儿,拉着半人高的行李箱,从广东肇庆市德庆县悦城镇荔枝村老家出发,一路乘汽车、转火车,历时4天4夜,纵穿广东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河北、北京、山西6省1市,横穿半个内蒙古,行程4000多公里,终于来到了丈夫驻守的边防连队。

        凯爱书,书是凯难以割舍的东西。

一下火车,我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一眼就认出了她,在站台上等候多时的她,她也立刻认出了我。见面前曾经刻画了多少次的激情和欢欣,都在那一刻凝固了。曾经在心中说了多少遍的话,见面时竟激动得一句都没说出来。

  “我走过的最远的路,就是来看你”

       
女孩也爱书,凯在心中就与她拉近了距离。又是一个黄昏,清脆的铃声又唤起了女孩。凯大胆地对女孩说我可以借书给你看,女孩清秀的脸庞顿时如虹般灿烂。就在女孩“站起”对凯道谢时,凯不觉得心头一颤,如虹般灿烂的女孩,两只裤管竟在晚霞中随风飘荡,一副精致的拐杖在支撑着女孩孱弱的肩膀,凯突然觉得这与幽静的小院似乎有些不协调,随即也明白了最美丽的风景总会有缺憾。

娜是典型的东******娘,活泼开朗,美丽大方。相聚的那些日子,她牵着我的手,几乎走遍了呼和浩特的大街小巷,尝遍了当地的各种小吃,书店、公园、影院、商场,处处留下了我们的身影,彼此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半年前,得知丈夫莫文龙要去离连队18公里的哨所任哨长,林敏茹第一次认真回忆了两人的“恋爱结婚路线图”——初见时,两人读同一个高中,近在咫尺;恋爱时,莫文龙在合肥读军校,两人相距1400多公里;结婚时,莫文龙军校毕业回到老部队驻地内蒙古额济纳旗,两人相距约3700公里;后来,莫文龙主动申请去了最偏远、最艰苦的清河口边防连,两人相距4012公里。如今,又多了18公里。

       
女孩叫钰,比凯大一岁。钰出事是在十二岁那年,当营长的爸爸带领全营去抗洪救险,妈妈在距驻地很远的地方上班,每天中午都不能回家。那天中午她带领着比他小两岁的弟弟放学回家,穿马路时,突然有一辆卡车横冲直撞的闯了过来。弟弟当时吓得呆站在马路中央。钰飞快的推开了弟弟,自己却倒在地上,卡车无情地辗过……钰失去了双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