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心戏谑——天亦难容

淫心戏谑——天亦难容

命运因邪淫而改变

赵永贞,明朝正德时代的人。少年时曾有一善相之人,见了他的面相,对他说:“你很有善根,二十三岁时,如果去应乡试,必可中解元。假如能更勉励修善,后来的前程,实在无可限量。”于是他二十三岁时去应考,但放榜后却没有录取。

命运因邪淫而改变

有一夜他梦见去见谒文昌帝君,梦中他被帝君怒责说:“你这次的考试,本应已头名获中,但因你以淫心偷看侍婢,并引诱邻女来嘻戏,所以功名被剥夺。”赵永贞听了这一番怒责,急为自己辩解说:“虽然我有淫意,但并没有淫污她们,难道这也算犯淫,而该受如此的惩罚吗?”文昌帝君听了他的强辩后,又怒斥说:“你以为真正要犯了淫行才有罪吗?凡是淫心颠倒,恶意缠绵,虽然身体没有真正的去淫污人,但只要见色思淫的心意,即会受到名誉俱被剥夺的惩罚。何况你和他们不别男女,竟然相互调情戏谑,拍肩执手。试问你当时是什么心思?因你有了淫心又无顾忌的戏谑她们,以诱发了她们的情窦,使他们陷于情迷意乱的痛苦。

明朝正德年间,有一位少年姓赵名永贞,曾经有位相命先生对他说:“你前世的善根很好,今生廿三岁就可考中解元,如果更加力行善事,后福将不可限量。”但等到应考后,竟然落榜回来,于是自己去文昌帝君庙中祈梦。

上天因此夺去了你的功名,如今你依然不知悔改,竟诱做如此的巧辩;恐怕以后会有更大的灾祸降临!”赵永贞被文昌帝君析理的怒斥后,才悔悟过来,立即拜伏在地,痛哭流涕,极其恳切的忏悔并立誓说:“我已知过,愿从今以后,目不斜视,心不妄动,倘若在放纵心思于淫欲之念,甘受天罚,得身首异处之报。”文昌帝君见他真心悔过,诱立下重誓,遂指示他说:“看你悔过的心很真切,如果你能自己不犯淫念,又能再广劝世人,注意言行和心念,勿涉至淫佚。你若能如此,比可使你科名复旧,并且后福无穷。”说后即用笔直指他的心,赵永贞经此一指大惊失色,遂即醒来。他回忆梦中事,甚庆幸自己的善根深厚,有幸能获文昌帝君的训诫诲示,不然蒙昧一生也不知过在何处。

当夜梦见文昌帝君责备他说:“你本来应该考中解元,然而因为你曾偷窥侍婢,并诱骗邻女,所以功名被削。”

故从此以后,常常心怀警惕,时时谨慎自己的举心动念,并努力行善。果然因他能痛自克责,忏悔前非,改往修来,在二十六岁时,中了乡试的解元。于是益加勉励向善,更做了一篇劝贞诗,普遍广劝世人之淫邪之过,如此再经过四年,他的善业日增,终于又获进士及第。后来很平顺的做到封疆大吏,镇守一方。而他的子孙凡能遵守他教诲的,皆个个获贵显。

赵永贞辩论说:“虽然如此,但并未构成奸淫。”

帝君说:“事情虽不遂而未成淫,但是也当作成淫办罪。”

又说:“你以为只有构成肉体上的交淫才有罪吗?凡是淫心颠倒,恶意缠绵而胡思乱想,虽身体没有行淫,然而‘心’邪思,‘目’邪视,也是邪淫,这样功名就可一齐销掉了。何况调情戏谑,拍着肩膀,拉着衣袖呢?且问你戏诱她们时,究竟存着什么心?还敢再巧辨!”

赵永贞听后,大悔大悟,伏看痛哭,立愿说:“从今日起,绝对眼不看邪色,心不动妄念。如果敢再丝毫放纵自己,宁愿身首异处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